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

“天人合一”思想对古今中医学的影响(二)

发布时间:2021-10-23 11:19

  三、“天人合一” 思想对古今医学的影响

  中医治病养生讲究顺应四时阴阳,顺应大自然的规律,这种 理念与天人合一的思想 不谋而合。因此,充满智慧的医学家早就认识到了天人合一思想在中医学中的重要性,并积极运用于临床。

  (一)“天人合一”在古代医学中的地位

  《黄帝内经》(以下简称《内经》)是中医学最早的经典文献。其中明确提出:“人 与天地相参也,与日月相应也”;人 “与天地相应,与四时相副,人参天地”, 这种说法与“天人合观如出一一辙,《黄帝内经》从医学的角度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天人合一”的唯物主义哲学思想。

  1.《内经》关于“天”“人”的理解

  《内经》中的“天”,主要是指独立于人的意志之外、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是不断运动变化的物质世界。 “天至高,不可度;地至广,不可量”。“天" 的含义主要包括 自然界、天地、天气、天体等内容。《内经》 中的“人”指自然 界天地阴阳二气作用的产物。“夫人生于地, 悬命于天,天地合 气,命之日人。”“人” 是形神合一的复合体。“血气已和,营卫已通,五藏已成,神气舍心,魂魄毕俱,乃成为人”;“形与神俱,而尽终天年”。形神俱备才能成为人,形与神和谐可以健康长寿、尽终天年。明代医学家张介宾演绎和丰富了《内经) 的形神观:“形者神之体, 神者形之用,无神则形不可活,无形则神无以生。”形是神的载体,神是形的功能表现。《内经》认 为,人的生命又为天地之根本。“天覆地载, 万物悉备,莫贵于人”;“人者,天地之镇也"。人的生命是天地间最宝贵的东西,充分体现了“以人为本”的思想。

  2.《内经〉强调“人”与“自然”的关系

  “人与天地相应”观的含义是人本自然,人与自然有着相同的根源。(内经》受先秦“吃元论”思想的影响,认为“气” 是构成世界的本源,自然界切事物的生成、 发展变化、消亡都是由于阴阳二气相互作用变化的结果。人的生命是自然界的产 物。“天地合气, 六节分而万物化生矣”。人作为万物之一,自 然也来源于气,“天地合气, 命之曰人”。

  人赖自然而生存,并受自然的制约。“天食人以五气, 地食人以五味。五气人鼻,藏于心肺,上使五色修明,音声能彰。五味人口,藏于肠胃,味有所藏,以养五藏气,气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人体生命活动所需要的物质(五气、五味)都来源于天地,自然界的变化必然会影响人体的相应变化。“天地温和,则经水安静;天寒地冻,则经水凝泣;天暑地热,则经水沸溢;卒风暴起,则经水波涌而陇起”。天地气候的“温和”或“天寒地冻”,都可以影响人体经络脏腑气血的相应变化,类似 的记载很多。人与自然遵循同规律, 人必须服从自然界规律。 “天地之大纪,人神之通应也" ;人“与天地同纪”;“人能应四时者,天地为之父母”。人体生命活动规律与天地运行变化规律相通,人只有顺应天地的变化,才能维护健康。

  人与自然的和谐是健康的象征。《内经》 有一段关于健康人,(“常平之人”)的精形描述,就是气血运行和畅、精神活动和调、能适应外界寒温环境。概括起来说健康人应该具备天人和、形神和、气血和三个条件,其中人与自然的和谐体现了“天人合一”的理念。

  3. “天人合一”与“人与天地相应”

  《内经)虽然没有提出“天人合一”四个字,但提出了“人 与天地相应”的观点,这是对古代“天人合一 一”思想的应用和发挥。《内经》把人体置于“天地人一体”的大背景下考察生命活动的规律,奠定了中医学独特的医学模式和方法论,包含着丰 富的科学内容。《内经》“人 与天地相应”的观点把“天”与 “人”作为一个整体来认识,人体是一个以五脏为中心的 “天人 合一”“形神一体”内外相应的大系统,这一 思想符合系统论的原则,充分彰显了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中医学的学术特点。

  另外,古代哲学中的“天人合一” 说主要是指“人的精神境界与自然界融合一体”,是人的“种内心修养理论”。而《内 经》“人与天地相应”观是建立在唯物主义“气一元论" 的基础之上,探讨人的生命活动包括生理活动、心理活动、病理活动与自然界的密切关系,体现了整体论、系统论的方法论原则。系统论认为“整体大于其孤立部分之总和”,探讨部分必须从整体出发,只有把部分放在整体之中去分析,才能更深刻地把握部分的 规律和特点。《内经》 按照“天地人一体”的理论和方法研究分析人的生理病理变化,从理论上实践了系统论把握客观规律的原 则。所以我认为,中医“人 与天地相应"观是古代医学家利用自然科学(包括医学)的成就对古代哲学“天人合一”唯物主义思想的丰富、深人和发展,无怪乎许多哲学家把《内经》作为重要的哲学著作来解读。

  (二)“天人合一”观与未医学的相通之处

  未医学强调,人要在疾病未发生时,根据季节气候、地理环境,自身体质选择锻炼、养生的方法,用以预防疾病,强身健体。未医学这种因时因地因人制宜的观点,就与“天人合一”的观点相契合。

  1. “天人失和”是疾病的诱因

  中医关于致病因素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外因,即指由自然界异常气候的变化而产生致病因素;第二类是指由精神情志因素引起的内因:第三类包括外伤、劳倦过度、饮食不节、虫兽所伤等,属于不内外因。其中自然界异常的变化,主要包括异常气候变化而产生的风寒暑湿燥火六淫邪气以及疫疠之气。

  个人体质的强弱决定其会否沾染邪气。《内经》 说:“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即正气(体质)强者,虽染邪未必发病:而人之所以发病是由于正气(体质)虚弱。至于发病的机制可以用“天人失和”来概括。“天人和”表 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是健康的象征:“天人失和” 表示人与自然不能和谐相处。当气候异常变化时,人体不能适应即发生疾病。例如,天气暴冷,发生流感,正气(体质)强者,虽染邪未必发病:反之即病,凡病者即人与天地失和。

  2.看病必须结合天气

  中医讲究“望、闻、间、切”,《内经》也强调,诊察疾病必须“审察内外”,“谨候气宜,无失病机”

  。

  就望诊面言,望诊的重点是望神色,望神色必領结合内外来判断。(内经》认为四时各有主色,五胜各自主色。如将青色与春季、肝、目,黄色与长夏、脾、口,赤色与夏季、心、舌,白色与秋季、肺、鼻,黑色与冬季、肾、耳相联系。这样在五色、 五季、五脏、五官之间形成一 个整体联系,有利于全面诊察疾病。如果外内相应者,为疾病的正常发展,如外内不相应者,为逆候,往往预后不佳。

  就脉诊而言,《内经》 有春弦、夏钩、秋毛、冬石之分,强调“四时百病,胃气为本”,对四时的胃气脉象作了详尽描述。张石顽还认为切脉必须结合地理环境来分析,“江南人之气薄,所以脉多不实,西北人习惯风寒,内外坚固,所以脉多沉实。滇粤人表里疏豁,所以脉多微数,按之少实”。

  诊察疾病固然要审视内外,剖析病机亦须注意机体与自然 环境的关系,故《内经》说:“谨候气宜, 无失病机。”例如,同是感冒,按一般分类,分风寒、风热二证,但具体辩证时又须结合时令气候特点辨析。春天风气当令,感冒常以风邪为主因;夏天多暑热,感冒每必挟暑湿;秋天燥气主令,感冒多以燥气偏胜;冬天多寒,感冒每以寒邪为主。此为四季感冒的病机特点。倘若气候反常,所谓“非时之气”,则又必须结合当时气候的实际情况来分析病机。疾病有旦慧、昼安、夕加、夜甚的变化,证之临床基本符合实际,如发热患者的体温往往下午开始增高,晚上常达最甚,下半夜至凌晨体温渐趋下降。因此,我们在判断发热患者的病势以及治疗效果时,尚不能排除自然因素,否则就有可能贻误病机。诸如这样的情况,在临床中是不乏其例的。

  3.开方治病要因时因地制宜

  中医治病强调因时因地制宜,其源盖出于“人与天地相应”的观点。即根据季节气候、地理环境的特点,结合病机制订治疗大法,体现辩证论治的整体性、灵活性。如《内经》说:“圣人 治病,必知天地阴阳,四时经纪。”“热无犯热, 寒无犯寒”:“用寒远寒、用凉远凉、用温远温、用热远热,食宜同法。有假 者反常,反是病”。“必先岁气, 毋伐天和”。所谓“岁气”, 即每年的气候变化。吴昆说:“岁气有偏, 人病因之,用药必明乎岁气。”例如,夏季阳气开发,人体腠理疏松开泄,即使外感风寒,也不宜过用辛温发散,以免开泄太过,耗伤气阴;反之,冬季阴盛阳衰,人体腠理致密,阳气敛藏于内,若非太热,当慎用苦寒,免伤其阳气。故李东垣有“冬不用白虎,夏不用青龙”之诫。针灸有“值时开穴”的治疗方法,根据气血循行与昼夜更迭、四季变迁的关系,选择穴位针刺。

  《内经》针对四时疾病的不同,不仅对针刺的穴位、用针大小、针刺深浅、进行迟速、刺数的多少作了说明,而且还阐述了 其中的机理。“凡刺之法, 必候日月星辰,四时八正之气,气定乃刺之。是故天温日明,则人血淖液而卫气浮,故血易泻,气易行;天寒日阴,则人血凝泣而卫气沉。......是以因天时而调血气也。是以天寒无刺,天温无疑”。这种“因天时而调血气”的针刺原则,对照现代临床有其一定科学意义。

  4.养生防病效法自然

  “人与天地相应”观是未医学养生防病的首要准则。生命足自然赐子的,自然界为生命活动提供了合适的条件,人体要保持健康,必须顺应自然规律,旨在维持人和自然环境的统一。《内经》说:“故阴阳四时者, 万物之终始也,死生之本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则灾害生,从之则苛疾不起,是谓得道。”如果违背了自然规律,即破坏了人和自然的统一性,称谓“内格”,则不免要致病。所谓“内格”,王冰注云:“格,拒也,谓内性格拒于天道也。”《内经》还进而指出,凡养生必须“法于阴阳,和于术数”,“法则天地,象似日月”,《春秋繁露》也主张“循天之道, 以养其身”。宋代文学家欧阳修说:“以自然之道, 养自然之身。”

  《内经》提出根据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的生化规律来调节生活秩序以及精神活动,提倡“春夏养阳,秋冬养阴”。“故智者之养生也,必须顺四时而适寒暑,和喜怒而安居处,节阴阳而调刚柔,如是则避邪不至,长生久视”。强调养生的关键是顺应四时、调节喜怒、安置居处、调节阴阳,则病邪不会侵袭,可以健康长寿。

  国学大家钱穆先生在晚年作文道:“‘天人合一, 论,是中国文化对人类最大的贡献。”未医学追求“天人合”,是顺应自然,合乎人意,将养生学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转载自《未医学的崛起》柯龙瑞.著